夜茶茶是哪阵风

下笔幼稚,战战兢兢,一颗诚心,十足真金

七月十五

今天路边摆出好多卖纸钱的小摊。

一沓一沓的票子,面额无限大数不清有多少颗零,厚厚地拿一根黄色皮筋简单捆着,随意地堆在地上。

认真考虑了一下,且不说今后要教导我的子孙坚定唯物主义和环保主义,就算是要烧东西给我,也绝不能烧纸币,只要那种叠好的金元宝,在那个世界的通胀中保有一个金融系学生的最后尊严。

但想来想去还是给我烧吃的最好了,像秋白男神那样只写一句中国的豆腐,可太不划算了,换了我,遗书里要写满我对各种美食的热爱,以后各种鬼节要我的后人们换着花样给我烧。

惬意极了

评论(2)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