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茶茶是哪阵风

下笔幼稚,战战兢兢,一颗诚心,十足真金

【只是日记】

又在火车上了。

其实深夜来码码字是怀了十分的怨念的。下铺的男人呼噜打得高亢激昂直达心底,实在是难以入睡。

发了朋友圈吐槽说:“求问在火车上打呼噜并且音色醇正嘹亮导致上面的几个人纷纷入睡失败是不是极不道德的行为[再见]求给我足够强大的舆论支持让我把下铺的这个人摇醒”。过了一阵收到了朋友们的热烈响应,损友支招说我该把杯子扔他脸上。笑了之后还是没有实践,在呼噜声中我统一回复:其实支持也没用,我怂得很。

是怂,从小内向,长大好了些,但见了外人还是不太会说话,改不掉的毛病。像这次,公共场合,我应该是有权利保护自己的正当利益的。但我总能给自己的“怂”找到听起来很合理的理由,进而说服自己,乖乖呆在自己的地方,不惹麻烦。

我们对“公德”的界定实际上是很模糊的,今天刷微博看到一则,有很多人在喷一些在公共场合蹲着的姑娘们,说女孩子蹲着休息是没有教养没有公德的行为。看了十分震惊,大家都有了公知的道义铿锵,却总是有一些属于个人习惯的,千奇百怪的尺度来约束别人的行为。很多时候,要树立民族道德的标杆,应先宽容,谅解不同,学习尊重。这套理论在一定范围内应该是没什么问题的,但越了界大概就不是什么好事了。此处自动联想柴静《看见》里那个买矿泉水要发票的事件(抱歉时间太久记不清了,仓促间不好查证)。我们应该有有这样的精神,虽然一时间难学得来。此处自我批评一下。

对床的妹子大概是有同伴,爬起来收拾了东西去别处睡了,我爬起来看窗外。

摘了眼镜,窗外就是一片片光斑了,还有铁轨旁的临时工棚之类,可以看见山的轮廓,映着灯光的不自然天色。

记不清第一次坐火车是什么情形了。爸爸是火车司机,有这么一段记忆,我爸把我抱到了火车头驾驶室里坐了坐,好像后来证实这段童年记忆时我爸否认了,大概是我的构想。

小时候常住姥姥家,傍晚总能听到火车鸣笛声,那时我便会叫:“我爸爸的火车!”家人围坐着在后院吃晚饭,也开玩笑地附和:“对,你爸爸的火车,你爸爸来火车来接你了”。那时的天色,似乎现在还记得清楚。

后来和爸爸迁居,爸爸时不时送我回老家看家里人。铁路职工和家属,在当时,这样的短途是不要车票的。我常常听爸爸拉着我路过检票员,轻声说句:“同勤”,检票员便放我们过去。小时候以为是说:“同情”,还引发了好多古怪悲惨联想,后来好奇了一问爸爸,才知道那是“同勤(或者是“通勤”)”。脑洞大开的小时候,也是一去不返了。

再之后印象深刻的关于火车的记忆,大概是小学六年级毕业,那是第一次出省去旅游,听着歌,也是看着窗外的夜色,心情激动不已。导致很长一段时间内,听到某几首歌,仍能清楚想起火车上的情形。

这之后没什么好讲了,去几个地方玩过,和舍友一起赶过凌晨三点的火车,寒暑假无论是回家还是返校总是心情复杂。在火车上盯着暗恋的人的背影看过在窗外灯光在我脸上一纵而逝的某刻心中惴惴,当然后来清醒了发现所谓暗恋许是心理暗示和自我欺骗罢了,也没有什么后续的故事。

再说几句:我爱火车上的泡面香气,哪里的泡面都不如在火车上的香。可惜家里给我准备在车上的口粮一向排除这种垃圾食品【生无可恋脸】

好了再过4个多小时就回到津城了,到此为止。

评论

热度(1)